13

江苏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

水切割加工|激光切割加工|金属切割加工、定制

盐城水切割||盐城激光切割-盐城金属切割公司


江苏省盐城市津铭创艺家居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不锈钢板、冷热轧板等钢材及利用精密钣金切割技术对五金装饰工艺品等进行生




产加工的大型综合性钢材店。我们秉承“质量第一、顾客第一”的经营宗旨,发扬“研于本业,精益求精”的工作精神,致力于对五金




加工的品质和功能的不断完善。现拥有先进的意大利进口激光切割机(4*2米工作台面)、激光切割机的加工精度单位±0.01mm、碳钢最厚




切割厚度0.5mm-20mm、不锈钢切
  • 暂无新闻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新闻中心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葛益顺
  • 电话:0515-89117222
  • 手机:18961948666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唯特偶外籍员工携技术助跑市场地位 其控制企业或沦为“隐形分身
发布时间:2022-08-03        浏览次数:        

  技术是一家企业持续盈利的重要基础,处于微电子行业产业链中的唯特偶更是需要技术的支撑。时间回到2013年,深圳市唯特偶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特偶”)高薪聘请外籍高级工程师山口敏和。次年其自称配方开发等能力“突飞猛进”。蹊跷的是,唯特偶随即研制的新产品不仅推出时间前后矛盾,且产品技术、用途与该名山口敏和“前东家”产品诸多相似。

  此外,报告期内,唯特偶通过员工山口敏和控制的企业YM Solder Co.,Ltd(以下简称“YM公司”)从日本进口化工原材料。离奇的是,唯特偶披露的对YM 公司的采购额,与官宣进口数据“对垒”,交易真实性存疑。深究之下,唯特偶未披露的日本分公司,经营地址指向YM 公司,或违背实控人廖高兵、山口敏和曾出具的不存在控制关系的承诺。至此,唯特偶与YM公司的真实关系扑朔迷离。

  走在行业领先阶段的企业,以高薪从国内外“拉拢”人才以求得突破性技术,已不是新鲜事。

  值得注意的是,唯特偶于2014年进入微电子行业领先阶段,或与其2013年7月特别引进的高级工程师山口敏和有关。

  据签署日期为2022年3月18日的《关于唯特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山口敏和系特别引进的高级工程师。

  在入职唯特偶前,员工山口敏和在日本弘辉株式会社(日本KOKI)(以下简称“日本弘辉”)及汉高日本粘合剂事业部(外派中国)(以下简称“日本汉高”)等公司从事锡膏等微电子焊接材料的技术开发工作,有着较为丰富的研发经验。

  具体回顾山口敏和履历,2003年3月至2008年12月,山口敏和就职于日本弘辉任产品开发部系长。2009年1月至2012年4月,山口敏和就职于日本汉高任技术总监,2012年4月从日本汉高离职。2012年11月,山口敏和成立YM公司。2013年7月,山口敏和任唯特偶技术部高级工程师至今。

  换言之,在入职唯特偶前,唯特偶员工山口敏和的“前东家”系日本汉高,从日本汉高离职后,其创立了YM公司。随后,山口敏和因其微电子焊接材料领域丰富的研发经验被引进唯特偶。

  需要指出的是,山口敏和“前东家”日本汉高为焊接材料领域的“佼佼者”,于2015年推出市场首款室温稳定锡膏。

  据汉高中国地区官网,“汉高”是焊接材料创新的市场领导者,拥有一整套LOCTITE®乐泰品牌焊锡解决方案,焊接材料开发为核心内容。

  同时,据汉高中国地区官网发布的《汉高革命性新型焊锡膏获得了NPI大奖》,2015年3月5日,“汉高”在APEX博览会上推出了市场上首款室温稳定型焊锡膏LOCTITE® GC10,这项新技术获得了NPI大奖。

  上述内容显示,LOCTITE® GC10在26.5摄氏度下可以稳定保持一年,在40摄氏度下可以稳定保持一个月,从装运/收货到印刷和回流,在所有物流和运营环节均可提供卓越性能。该材料的优点包括无制冷需求,提高工艺稳定性,增强印刷能力,改进锡膏管理,更强大的回流能力,更好的物流管理和成本节约。

  此外,据汉高中国地区官网发布的《汉高开发出市场上首款室温稳定型焊锡膏LOCTITE® GC10》,除上述优点之外,在工艺生产中,汉高的无卤、无铅、室温稳定型焊锡膏的间隔寿命可达24小时,且开工准备时间为零。

  简言之,2015年,“汉高”品牌推出了行业内首款室温稳定型锡膏,具有无需低温存储、工艺质量稳定的优点,有利于物流管理和成本节约。

  值得注意的是,唯特偶有一项名为“免冷藏锡膏技术”的核心技术,技术效果与“汉高”品牌的室温稳定锡膏“雷同”。

  据招股书,唯特偶披露了其自设立以来的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变化情况。其中,2009-2013年系唯特偶的技术提升阶段。在此阶段,唯特偶先后推出T5超细间距专用锡膏、免冷藏焊锡膏、少空洞无铅免洗锡膏等产品。

  即免冷藏焊锡膏产品最迟推出时间为2013年末。但唯特偶又称该产品成功制备时间系2014年,或前后矛盾。

  据首轮问询回复,关于免冷藏锡膏技术形成过程,唯特偶称,2012年,因唯特偶生产的锡膏在运输过程或使用过程中容易出现质量不稳定甚至失效的现象,经研发人员分析,主要是因为常温下或者运输过程的高温条件下,锡膏容易变质。

  为避免锡膏出现变质的情况,2013年,唯特偶的研发人员提出设计免冷藏锡膏的想法,历时一年半,唯特偶于2014年6月成功制备出可以满足免冷藏条件或常温保存的锡膏产品。

  即2013年1月,唯特偶提出设计免冷藏锡膏的想法。值得注意的是,唯特偶自称其于2009-2013年间推出了免冷藏锡膏产品,实际上2014年6月才制备成功。新产品的推出时间的矛盾,使得唯特偶“设计免冷藏锡膏的想法”的提出时间变得不可尽信。

  对比“汉高”牌室温稳定锡膏,唯特偶的免冷藏锡膏在产品技术和用途方面与其存诸多相似之处。

  据首轮问询回复,免冷藏锡膏技术对应的专利为“一种免冷藏焊锡膏及其制备方法”。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唯特偶持有一项名为“一种免冷藏焊锡膏及其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该发明专利申请号为35,申请日为2014年10月8日,授权专利日为2017年10月13日。截至查询日2022年6月29日,案件状态为专利权维持。

  专利说明书显示,该发明目的是提出了一种免冷藏焊锡膏,有效解决了普通焊锡膏低温环境下贮藏时间短,无法在常温下进行储藏的问题。

  该发明的有益效果为,本发明制得的免冷藏焊锡膏,其中的焊锡粉末不含铅、松香基助焊膏不含卤素,可在室温下保存,具有免冷藏、焊接性能好、可靠性较高、焊后残留物较少等优点。本发明所述的免冷藏焊锡膏使用时无需花费时间恢复活性,使用方便,室温下贮藏6个月以上仍可正常使用,延长了保存期限,具有很大的实用价值。

  可以看出,唯特偶的免冷藏锡膏技术效果与“汉高”牌的室温稳定型焊锡膏存在相似之处。二者主要效用在于提高存焊接材料锡膏室温下存储稳定性,无需冷藏。

  综合来看,招股书披露唯特偶于2009-2013年推出免冷藏锡膏产品。而首轮问询回复显示,唯特偶的免冷藏锡膏于2014年6月才制备完成,此处信披矛盾,显得唯特偶关于设计该免冷藏锡膏的提出时间,真实性或待商榷。

  梳理可知,2012年4月,山口敏和从日本汉高处离职。2013年1月,唯特偶提出设计免冷藏锡膏的想法。2013年7月,山口敏和作为特别引进的高级工程师入职唯特偶。2014年6月,唯特偶成功制备出免冷藏锡膏。

  而唯特偶于2014年新研制的锡膏产品却与其高级工程师山口敏和“前东家”汉高于2015年2月推出的市场上首款室温稳定型锡膏具有诸多相似之处。

  其中,山口敏和的入职时间如此巧妙,唯特偶关于设计免冷藏锡膏的想法提出线月?或该打个“问号”。而唯特偶的免冷藏锡膏技术设计思路是否来自于山口敏和?山口敏和知否参与了该专利的发明,犹未可知。

  巧合的是,2013年7月,山口敏和入职唯特偶,2014年起,唯特偶“自诩”进入了市场领先阶段。

  1.4 2014年唯特偶进入市场领先阶段,配方开发等能力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3月18日,唯特偶按时间段将其业务发展历程分为了4个阶段,分别是1998-2003年的公司初创阶段,2004-2008年的技术积累阶段,2009-2013年的技术提升阶段,2014年至今的市场领先阶段。

  对于2014年至今的市场领先阶段,唯特偶表示,其于2014年开始针对下游应用领域的多元化进行布局,为此其持续加大研发投入、扩大研发团队,唯特偶的配方开发能力、生产工艺控制能力和分析检测及产品应用检测能力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唯特偶的研发中心更是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被评为“深圳市电子焊接材料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和“广东省电子焊接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据首轮问询回复,山口敏和是作为特别引进的高级工程师入职唯特偶。2013年7月,唯特偶与山口敏和签署了一份为期十年的劳动合同。根据劳动合同约定,山口敏和的税后工资为30万元人民币/年,同时唯特偶为山口敏和提供租房、办公话费、每月往返日本探亲机票及含薪探亲假等多项福利。

  2019-2021年,山口敏和的薪资由工资及奖金组成。其中,工资分别为32.4万元、33.17万元、33.69万元;奖金分别为41.99万元、26万元、12万元。因此,山口敏和的薪资合计分别为74.39万元、59.17万元、45.69万元。

  据招股书及签署日期为2022年2月18日的招股书(以下简称“2022年2月版招股书”),截至2021年12月31日,唯特偶的核心技术人员共2人,分别为唐欣和吴晶;除了担任核心技术人员以外,唐欣还担任唯特偶的董事兼总经理,吴晶还担任唯特偶的董事、副总经理兼研发总监。

  2020-2021年,唐欣的薪酬/津贴分别为57.04万元、60.93万元。吴晶的薪酬/津贴分别为45.21万元、49.42万元。

  不难发现,2020年,山口敏和的薪酬比唯特偶的身兼数职的核心技术人员唐欣、吴晶的薪酬还要高。小鱼儿玄机高手论坛,2021年,山口敏和的薪酬也仅比同时兼任董事、总经理的唐欣低15.24万元,比同时兼任董事、副总经理兼研发总监的吴晶低3.73万元。

  综上所述,唯特偶自称其于2013年免冷藏锡膏产品。事实上,2014年6月,唯特偶的免冷藏锡膏才制备完成。而其2013年提出设计免冷藏锡膏的想法,或是唯特偶于2013年特别引进的高级工程师山口敏和带来的。

  2015年2月,山口敏和的“前东家”汉高推出市场上首款室温稳定型锡膏,该锡膏与唯特偶的免冷藏锡膏存在多处相似之处。山口敏和在日本汉高任职时,亦从事与微电子电焊材料行业相关的研发工作,其从日本汉高离职前,是否参与室温稳定型锡膏的研发从而将该技术带入唯特偶,唯特偶在汉高推出室温稳定型锡膏之前“抢先”申请专利,从而豁免“抄袭”的嫌疑?此外,2020年,山口敏和的薪酬高于核心技术人员兼董事及总经理唐欣、董事及副总经理吴晶的薪酬。唯特偶的技术是否来源于山口敏和?不得而知。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作为特别引进人才,山口敏和入职数月,其在外成立仅1年的YM公司即成了唯特偶的代理采购方。对此,唯特偶表示可有利于配方保密。然而,此说法或“站不住脚”。

  2.1 山口敏和入职数月,其成立不到1年的YM公司成为唯特偶的代理采购商

  据招股书,YM公司为山口敏和设立的贸易公司,其主营业务为化工材料贸易业务和自行车销售业务。根据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唯特偶认定YM公司与其有特殊关系,比照关联方披露。

  同时招股书披露,2012年11月,山口敏和成立YM公司;2013年7月,山口敏和担任唯特偶高级工程师;2013年11月,YM公司开始为唯特偶代理松香、溶剂等化工原材料的采购。

  2.2 称原材料全部经国内经销商采购不利于配方保密,故由YM公司代理采购

  据首轮问询回复,2012 年4月,山口敏和从日本汉高离职后开始自主创业并设立YM 公司。后通过朋友介绍于2013年7月份正式入职唯特偶研发部,主要承担美国爱法、日本千住等同行业优秀企业对标锡膏产品的研发工作。

  在通过YM公司代理采购前,唯特偶采购的来自日本化工企业的松香、溶剂等原材料主要是从国内的代理商处代购。山口敏和加入唯特偶后,唯特偶获悉其设立的YM公司取得了日本荒川化学工业株式会社(以下简称“荒川化学”)、哈利玛化成集团株式会社(以下简称“哈利玛化成”)等日本知名化工企业的合格代理商资格。因此,唯特偶于2013年11月开始通过YM公司代理采购来自日本的化工原材料。

  据首轮问询回复,唯特偶称,虽然荒川化学、哈利玛化成等公司的部分产品在国内也通过代理厂商代理销售,但国内代理商代理的产品品种不齐全或没有现货,不能完全满足唯特偶的需求。

  而且,材料配方的保密性对于唯特偶保持技术的领先至关重要。虽然唯特偶部分化工材料也存在向国内的代理厂商采购的情形,但若全部向国内经销商采购不利于唯特偶材料配方的保密。考虑到山口敏和长期在唯特偶任职,既熟悉唯特偶情况又熟悉日本的商业环境,因此唯特偶根据自身需求通过YM公司集中采购更加便捷,也有利于材料配方的保密。

  值得一提的是,唯特偶通过YM公司采购的主要原材料之一为松香KE-604,该原材料储存期为半年。

  2.3 YM公司代理采购的主要原材料储存期达半年,保密之说或“站不住脚”

  据首轮问询回复,锡膏、03034香港马王。助焊剂产品系唯特偶的产品。锡膏是由锡合金粉和助焊膏(包含松香、表面活性剂、溶剂、触变剂等)加以搅拌混合而形成的膏状混合物。助焊剂是以无水乙醇、异丙醇、松香、树脂、活性剂等为主要原材料经物理搅拌而成的液态混合物。

  据签署日期为2022年3月18日的《关于唯特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第二轮问询函的回复》(以下简称“第二轮问询回复”),2019-2020年,唯特偶向YM公司采购歧化松香(KE604型号),采购数量分别为20吨、30吨,平均采购单价分别为136.83元/公斤、135.04元/公斤。

  经计算,2019-2020年,唯特偶向YM公司采购的歧化松香KE604型号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73.66万元、405.12万元。

  据首轮问询回复,2019-2020年,唯特偶对YM公司采购松香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59.38万元、475.19万元。

  经计算,2019-2020年,唯特偶通过YM公司采购的歧化松香KE604型号的采购金额占对YM公司采购松香总金额的比例分别为59.57%、85.25%。

  换句线年,唯特偶通过YM公司采购的松香中超五成是歧化松香KE604型号。

  据公开信息,深圳龙帝化工有限公司发布的“日本荒川KE-604松香 高档环保锡膏专用松香 不结晶松香”商品信息显示,松香KE-604系特殊超淡色松香,提供较好的助焊性,用于焊锡芯、锡膏、助焊剂、油墨、涂料树脂。

  不难发现,唯特偶通过YM公司采购的松香超五成是松香KE-604型号,该型号的松香储存期为半年。在此前提下,唯特偶采购回来的松香或可在半年内任意分配用量、任意使用,而唯特偶却表示若全部通过国内经销商采购日本化工原材料会不利于配方的保密,令人费解。在此背景下,唯特偶表示通过YM公司采购原材料有利于配方保密的理由是否“站得住脚”?仍待考究。

  据首轮问询回复及签署日期为2021年11月15日的《关于唯特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2021年11月版的首轮问询回复,2018-2021年,唯特偶向YM公司采购松香的金额分别为440.34万元、459.38万元、475.19万元、568.34万元。

  据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2年3月18日,唯特偶拥有3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惠州市维佳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佳化工”)、苏州唯特偶电子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唯特偶”)、深圳市唯特偶焊锡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唯特偶销售”),分别位于惠州市、苏州市、深圳市。

  其中,唯特偶、维佳化工、唯特偶销售均处于广东省内。苏州唯特偶位于苏州市,其主要从事锡膏、焊锡丝、焊锡条、助焊剂、清洗剂等产品的销售,负责唯特偶华东地区的销售业务。

  也就是说,唯特偶位于苏州的子公司主要负责销售业务,不涉及生产。从事生产业务的唯特偶母公司、其他子公司均位于广东省内。即唯特偶通过YM公司从日本采购的松香或均通过广东省海关处进口。

  据海关总署数据,2018-2019年,注册地在广东省的收货人从日本进口的编码为38061010的松香的总金额分别为399.8万元、383.13万元。

  而考虑关税影响,唯特偶委托YM公司代理采购松香金额,仍高于广东省海关进口松香的金额。

  据海关总署,上述海关统计的松香价格不包含关税,其价格按到岸价格统计,即以货物的成交价格为基础审核确定,并应当包括货物运抵境内输入地点起卸前的运输及其相关费用、保险费。

  据海关总署数据,截至查询日期2022年6月30日,从日本进口的税号为38061010的松香实行进口最惠国税率为10%。

  前文提到,2018-2019年,唯特偶向YM公司采购松香的金额分别为440.34万元、459.38万元。

  经计算,2018-2019年,注册地为广东省的收货人从日本进口松香的进口金额加上关税的总金额分别为439.78万元、421.44万元。与唯特偶向YM公司采购松香的金额差额分别为-0.56万元、-37.94万元。

  不难发现,所有注册地位于广东省的收货人从日本进口松香的进口金额加上关税的总金额居然比唯特偶一家公司从YM公司处进口日本松香的采购金额还要低,是否合理?这其中,2018-2019年,整个广东省是否仅有唯特偶一家公司从日本处进口松香?上述交易真实性是否缺失?不得而知。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YM公司除了为唯特偶代理采购原料外,是否还承担着唯特偶经营境外业务?不得而知。回看唯特偶历史公开信息与其现有说辞矛盾之处,可略见一二。

  据招股书及签署日期为2022年2月18日的招股书,2017年11月至2021年10月各期(上年11月至下年10月为一个完整的会计年度),YM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98.7万元、1,132.29万元、1,092.5万元、1,822.75万元。同期,YM公司对唯特偶的销售金额分别为720.2万元、1,050.77万元、985.73万元、1,116.41万元,占各期YM公司的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90.17%、92.8%、90.23%、61.25%。

  其中,2021年,YM公司的收入中来自代理唯特偶的化工材料采购业务的收入占比下降主要系YM公司自行车销售业务增长较多所致。

  即YM公司于2018-2020年会计年度对唯特偶销售金额,占其营收比例均超九成。

  不仅如此,2019-2020年会计年度,YM公司存在对唯特偶降价销售情形。

  3.2 YM公司代理采购毛利率下降遭问询,称采购量增大要求YM公司降价导致

  据首轮问询回复,由于YM公司于2018年11月至2019年10月以及2019年11月至2020年10月两个财年年度的代理化工采购业务毛利率显著下降,深交所要求唯特偶说明YM公司是否为唯特偶实控人实际控制的企业、以及上述两个财年的代理化工采购业务毛利率显著下降的原因。

  据首轮问询回复以及2021年11月版首轮问询回复,2017年11月至2021年10月各财年度,YM公司代理唯特偶化工采购业务的销售毛利额分别为88.99万元、64.76万元、72.65万元、89.26万元,毛利率分别为12.36%、6.16%、7.37%、8%。

  对此,据2021年11月版首轮问询回复,唯特偶解释称YM公司与唯特偶之间业务的销售定价采取的是成本加成的定价方式,即YM公司对唯特偶销售产品的报价是在其向日本生产厂商采购成本的基础上加5%至15%的毛利额。近两年随着销售收入的逐年增长,唯特偶委托YM公司采购的金额也逐年上升,采购规模越来越大后唯特偶也要求YM公司适当降价,因此YM公司适度调低了利润加成的幅度,从而导致毛利率有所下降,但YM公司每年从唯特偶代理业务中赚取的毛利额仍基本达到60万元人民币,较为稳定。

  与此同时,《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注意到,YM公司业务或涉及焊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与唯特偶业务“重叠”。

  据YM公司官网,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4日,YM公司是是焊锡膏、焊锡丝、液助焊剂等焊接产品的技术咨询公司,其业务项目包括针对焊料制造商的焊料产品开发和生产工程技术顾问业务,焊接产品原材料进出口,焊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

  同时YM 公司还表示,2013年,其与唯特偶签订技术开发合同,并在唯特偶深圳总部设立研发中心和生产工厂。在过去的两年里,YM公司推出了各种各样的焊接产品。

  其产品页面显示,YM公司拥有产品无铅锡膏、铅锡膏、液体助焊剂、焊锡丝、焊锡条、焊球。

  也就是说,YM公司或同样从事焊接材料的生产和销售。而焊接材料恰是唯特偶的主要产品。

  据招股书,唯特偶的主要产品包括锡膏、焊锡丝、焊锡条、助焊剂、清洗剂。而据唯特偶展示的产品图片显示,其助焊剂为液体形态的助焊剂。

  前述提及,YM公司系员工山口敏和名下公司,系唯特偶按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披露的关联方。而在上述种种迹象下,二者关系或并非如此简单。

  值得一提的是,山口敏和与唯特偶实控人均出具了YM公司不受唯特偶控制的承诺。

  3.4 2021年8月,山口敏和与唯特偶实控人均承诺YM公司不受唯特偶控制

  据招股书,2021 年8 月15 日,山口敏和出具《承诺》。具体显示,YM公司为山口敏和于2012 年11月在日本神奈川县独资设立的公司,设立以来系山口敏和100%持股,独立运营,YM公司不是山口敏和现任职单位唯特偶所设立或控制,亦不是唯特偶实际控制人廖高兵、陈运华设立或控制。山口敏和保证上述承诺的真实、准确,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021年8月15日,唯特偶实际控制人廖高兵、陈运华出具《承诺》。具体显示,YM公司系唯特偶员工山口敏和独资设立的公司,唯特偶日常运营过程中会委托YM 公司代理采购日本企业的化工原材料,属于正常的商业往来。YM公司与廖高兵、陈运华没有股权关系,不是廖高兵、陈运华设立或控制,亦不是唯特偶设立或控制。廖高兵、陈运华保证上述承诺的真实、准确,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据招股书,截至签署日2022年3月18日,唯特偶未在境外进行经营活动,未有境外资产。

  而通过Internet Archive网站的网页回溯功能,截至2021年1月20日,唯特偶官网的公司简介显示唯特偶已陆续在东京、北京、武汉等大中城市成立分公司及办事处。

  据公开招聘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3月30日,唯特偶的简介显示,唯特偶总部坐落于深圳龙岗区,在深圳、惠州、苏州均拥有独立的产业园区。此外,唯特偶拥有美国、日本、深圳三大研究开发中心,在日本、北京、武汉等大中城市均设立了分公司、办事处,建立了健全的营销网络和迅捷的技术服务体系。而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4日,相关信息已被删除。

  也就是说,根据上述公开招聘信息,唯特偶的或曾在日本设立了分公司、办事处、研发中心,并建立了营销网络和技术服务体系,于2021年或有经营办公记录。而后相关消息匆匆删去,又是否为了避嫌?

  通过Internet Archive网站的网页回溯功能,截至2019年9月19日,唯特偶官网中的联系方式显示,唯特偶拥有一家日本分公司,其地址为257-0051神奈川县秦野市今川町6番2号,电线。

  而据招股书,YM公司的商号为YM Solder株式会社,注册地址为神奈川县秦野市今川町6番2号。

  据域名为“的网站(以下简称“YM公司官网”),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4日,该网站拥有者为YM Solder株式会社,即YM公司。同时,该页面显示,YM公司的电线番2号。

  综上所述,2018-2020年会计年度,YM公司对唯特偶的销售金额占其营收比例均超九成。此外,2019-2020年会计年度,YM公司对唯特偶降价销售,导致代理采购业务的毛利率均下降。此外,YM公司的官网信息显示其业务包括焊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其产品与唯特偶高度相似。

  在此背景下,唯特偶实控人廖高兵、YM公司实控人山口敏和均出具不存在控制关系的承诺,或为避嫌。然而,唯特偶曾在其官网及招聘网站的简介上均表示其在日本拥有研究开发中心、分公司以及办事处,其不存在境外经营活动以及无境外资产之说或遭“打脸”。深究之下,唯特偶日本分公司的地址、电话均指向关联供应商YM公司。

  至此,唯特偶称其未拥有境外资产,是否涉嫌虚假陈述?若唯特偶在境外没有分公司及办事处,唯特偶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而上述日本分公司的电话、地址与YM公司的电话、地址完全一致,其是否就是YM公司?而YM公司官网展示的产品与唯特偶的主要产品高度重合,是否为同一产品?YM公司对唯特偶降价销售,是否为唯特偶“做低”成本?YM公司是否实际由唯特偶控制?层层拷问,尚待尽管核查。

  石投入池,涟漪泛起。种种问题下,唯特偶是否通过资本市场的考验?拭目以待。